色彩的个人空间
 
我的博客 +所有文件列表
江苏举行首场男同性恋婚礼_1
人气:2455 时间2010/11/29 11:50:49 | 评论(0) Tags:同性恋 婚礼 
 
 11月20日,常州君临酒吧,一场特殊的婚礼正在举行。新郎名叫张真,年近四十,个子不高但有个漂亮的鹰钩鼻。“新娘”叫英梓,二十出头,清秀瘦弱且抹了香水。“围观”了片刻,一位无意中闯进这场聚会的酒客,突然询问身旁的同伴,“新娘为什么穿着西装,不穿婚纱?”

  你可能已经猜到了——张真和英梓是一对男同性恋者。20日的那场婚礼后,他们就成了圈内关注的新闻人物,因为这是江苏第一场男同性恋婚礼。伴随着这个大胆的举动,男同性恋这个隐秘的话题扑面而来。他们的生存状态、他们曾经的性取向纠结、他们承受的社会压力……这群“同志”承认,婚礼是他们争取自身权益,从地下走上地面的重要一步,“改变主流社会的偏见不是一朝一夕的事,但在阳光下,这个进程也许会快一点。”

  江苏首场男同性恋婚礼

  11月25日,苏州粤海广场巴黎之夜茶社的包间里,张真拿出两张婚礼解说词摊在桌上,“我和英梓的婚礼是很正式的”。可每当服务员进门送点心时,他都会把资料收回去。在圈中人面前,张真和英梓可以坦然地称自己为“同志”或gay,但在生人面前,他们还是想低调一些。

  就是这对力求低调的恋人,却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——11月20日,他们在常州君临酒吧举办了婚礼,这是江苏第一场男同性恋婚礼。

  当天晚上10点45分,君临酒吧灯火通明。在来自浙江、安徽、上海和山东310名圈内人的注视下,张真身着崭新西装,胸前戴着一朵红花,“新娘”英梓皮肤白皙,橘红色衬衫外套着一件灰色的小西装,两人手挽手缓缓地走到酒吧前端的舞台上。

  “你确信这场婚姻是缘分所赐予,愿意承认接纳对方为你的伴侣吗?”面对这个问题,张真和英梓均表示“我愿意”。问他们问题的人名叫“毒药”,是“江苏同志网”的站长。据他介绍,“江苏同志网”是江苏境内唯一一家“同志”网站,11月20日那天,正好是七周年站庆晚会,张真和英梓就借这次机会举办了婚礼。“都说‘同志’没有真爱,我们就是想用这种方式来证明真爱其实无处不在。”

  接着,张真和英梓交换戒指,喝交杯酒。“接吻、接吻”,台下有人起哄,看到实在躲不过去,张真轻轻吻了一下英梓的脸颊。异性婚礼该有的程序,他们一样不少。

  曾有过失败的异性婚姻 

  张真是上海人,2003年到苏州做工程项目经理。英梓是云南文山人,靠在各种酒吧反串女性角色表演歌舞为生。两人是今年8月份认识的,三个月之后便举办了婚礼。在一般人看来,这种行为实在“太快了”。不过在两位当事人眼里,结婚绝对不是一个艰难的决定。

  “有人说我们闪婚,也有人在网上骂我们,这些我们都不是很在乎,可能因为‘同志’的思想都挺超前的吧。”张真曾有过一段失败的婚姻。2005年,迫于父母成家立业的压力,他和一个上海女孩领证结婚。一年之后,张真终于发现自己只喜欢男人,便提出离婚,“我真的对她没感觉,一切都是迫于父母的压力,就连洞房花烛夜也是如此。”前妻一开始以为张真在苏州有“小三”,坚决不同意,但看到无可挽回,只好在2007年协议离婚。

  恢复单身后,张真走进了男同性恋这个圈子。常州君临酒吧是他经常光顾的“据点”,今年8月份,他在这里遇到了英梓。谈到两人相识的过程,张真有点不好意思,而英梓则记得很清楚,“那天我正好去酒吧表演,结束后他通过老板和老板娘介绍,想认识我,如果可以的话就进一步交往。”那一天,张真被穿着连衣裙表演反串舞蹈的英梓击中了,当时英梓正好和前一任“朋友”分手。机缘巧合,两人开始交往。

  今年1月3日,四川成都一对“同志”公开举行婚礼,成为国内首对宣布结婚的同性恋者。10月份,英梓的一句无心快语,促成了江苏的第一例男同性恋婚礼。“当时我上网看男同性恋办婚礼的新闻,无心嘀咕了一句,‘要是我们也能这样该多好啊’。他(张真)觉得这个建议不错,而且他正好是‘江苏同志网’的管理员,有这个先天优势。”

  “我们是真心相爱的”

  结婚的消息传出后,有人祝福有人骂,“说不定过两天又和别人结婚去了”。对此,张真和英梓颇有些无奈,“虽然我们交往时间只有三个月,但其间经历了不少波折,我们是真心相爱的。”

  在男同性恋圈子里,猜疑、妒忌、吃醋的情绪与异性伴侣有过之而无不及,张真和英梓都曾是这种情绪的受害者。2006年进入圈子后,张真先后交过几个“朋友”,但均不成功。“头两回聊得挺开心的,可到后面就不行了,性格合不来。”由于做项目经理收入不错,甚至还有人瞄上了张真的钱袋,“总之那一段时间,就感觉找不到合适且真心的。”

  英梓曾经被“朋友”背叛过。2009年,他在昆山工作期间认识了一位同性。相处一段时间后,英梓突然发现,这位“朋友”并不只和自己一个人交往。劈腿的情节和所有电视剧一样,一开始英梓总觉得对方藏着些什么,可又弄不清状况。有一天,他发现“朋友”和别的男生在一起吃饭,便问对方当时在干什么,“我在和女的吃饭呢”,这个回答彻底让英梓绝望。

  “可能就是因为有过教训吧,所以我们对这方面的事都很敏感。”张真身边男性朋友居多,平时常有聚会应酬。英梓坦言,“如果我看见他和别的男性在一起吃饭,心里肯定会有一些想法,当然也闹过矛盾,不过后来说明白了就好了。”而在酒吧表演的英梓也时不时会遇到“仰慕者”,用张真的话来说,“都是圈内人,从一个动作就能看出来他们想的是什么。”好在英梓的回答很让他放心,“做普通朋友可以,但‘好朋友’绝对不行。”

  所以要“一夫一妻制” 

  婚礼第二天,张真和英梓喝交杯酒的照片就被上传至“江苏同志网”。随后几天里,“中吴论坛”等网站纷纷转载。很多人认为此举是炒作,张真和英梓则解释说,他们这是为了给男同性恋感情加上传统婚姻的约束,“希望这能改变一些社会对我们的偏见。”

  张真和英梓都明白,在“同志”圈子里,一个人有多个“朋友”并不稀奇,甚至还有人给自己的几个伴侣都取了代号——大老婆、二老婆、小老婆。这必然要涉及到一个敏感的话题——艾滋病,根据媒体报道,2008年5月,省疾控中心性病艾滋病防治所对450名“男同”做过调查,当时HIV(艾滋病毒)感染率不足10%,2009年5月份再对他们进行检测时,HIV阳性率已经接近20%,“这比较真实地反映了这一特殊群体艾滋病感染快速上升的情况。”

  “我们举办婚礼,就有这方面的考虑。”张真表示,由于没有法律和道德上的约束,“同志”之间的感情随意性非常大,“可能今天跟你好,明天就跟别人好了。这个圈子说大也大,毕竟人数在那,但说小也小,毕竟就那么几个同志据点。打个比方吧,比如A在与B相处的同时,也和C、D保持关系,可能某一天,B和D也开始交往,最后大家一交流,原来根本不是那么回事。”

  “容易乱,所以需要约束。”张真和英梓都相信仪式的力量,“有300多个朋友见证了我们的婚礼,如果以后我们相处不下去,那不是很丢人吗?而且,我们是交换过戒指的,如果谁要出轨,肯定会想一想,这么做是否对得起家里的那位。”

  “身份”至今对父母保密

  “同志”圈子里有一个术语叫“出柜”,指的是公开承认自己的性取向。虽然婚礼在网上炒得沸沸扬扬,可在社会压力面前,张真和英梓根本不敢告诉父母,甚至连自己是同性恋也对父母保密。

  英梓从小就被当成女孩来养,可在学校里,他并不喜欢和女孩凑在一起玩。小学六年级,他发现自己有同性恋倾向,并在上中学时喜欢上了一个高年级的男生。为了赢得好感,他隔三差五和对方搭话聊天,可那位高年级男生只

  是单纯地把英梓当成了弟弟。“可能是我长得比较瘦弱吧,容易激起别人的保护欲。”英梓也考虑过要不要跟那位男生表白,“我当然很想让对方知道自己的心意,可我不确定他是不是同性恋,如果贸然说出口,一定很尴尬。”

  在说与不说的纠结中,英梓高中毕业了。2008年,他前往杭州做中药调理工作,在网上聊天时无意中被拉进了一个“同志群”,由此正式走进了这个圈子。“出道”之后,英梓只回过一次老家,住在家里的那段时间,他处处小心,不仅以前经常挂在嘴边的“哥哥”和“好姐妹”不能再讲,而且说话声音要尽量放粗,生怕让父母感觉有问题。

  相对而言,张真的麻烦要小一些。前一次和异性的婚姻失败后,父母一直催他重新找一个,张真总以“难觅真爱”为借口推托。为了避开父母,如今张真干脆常住苏州,只在过年的时候才回上海。在家的时候,如果
 
相关博客


评论
查看所有留言
评论人昵称:
*
评论人Email:
评论人主页:
评论人标题:
*
评论内容:
*
验证码: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
色彩
留住快乐,赶走悲伤!
博客归档
最近日志 更多… 
 
版权所有:苏州工业园区天下数码科技有限公司
copyright(c) 2005 Suzhou Industry Park Under-Sun Digital Co.,Ltd All right reserved